当前位置:首页 » 跨境指南 » 金杜跨境并购怎么样
扩展阅读
国际贸易专业男女比例 2020-08-26 05:18:03
宁波外贸网站制作 2020-09-01 16:26:57
德驿全球购 2020-08-26 04:14:27

金杜跨境并购怎么样

发布时间: 2022-05-14 14:04:26

1、中国电信怎样消除 电信法律服务业务?

尽管如英国全球经济问题专家阿兰.鲁格曼所言,目前“全球化”一词已经被滥用,但是,我们不能否认,在国际经济领域,以贸易自由化、生产全球化、资本流动国际化、金融活动全球化、市场经济体制全球化和各国商法体系国际化为特征的经济全球化的脚步已势不可挡。在金融、商务等领域出现了十分复杂的跨国法律问题,“法律服务的国际化”呼声随之而来,律师将不再与打官司划等号,中国律师正迎来以大市场、大收购、大重组为背景的更广阔的国际法律服务市场。“入世”,是中国政府顺应经济全球化浪潮做出的重大战略决策。从《中国加入WTO议定书》中国政府开放法律服务市场作出的三点承诺到中国内地、香港、澳门的CEPA区域经贸合作模式的开展,我国法律服务的国际化正在快速演进,与此相伴随的是国际同业的激烈竞争。面对竞争,中国律师界急需既了解国情,又了解世贸规则,同时又有开阔的视野,能够解决跨国法律事务的高层次、复合型人才,面对“律师服务的国际化”的大潮,中国律师任重而道远。二、中国律师应对法律服务国际化的必然性。 1、利益驱动是律师服务国际化的内在动因。国际化的竞争归根结底是利益的竞争,服务贸易在国际贸易中的比重越来越大,1970 年,全球的服务贸易仅为710 亿美元, 1997 年达到13200 亿美元, 2005年则达到47750 亿美元,法律服务作为服务贸易的形式之一越来越成为各国竞相争夺的对象,谁能够在这一领域占据优势,谁就能够在法律服务国际化的竞争中获得巨大利益。因此,在经济全球化的发展中,各国纷纷要求在国外设立律师事务所或分支机构,这不仅仅是为了保护本国商业利益,而且是为了寻求更广的法律服务市场,争夺更大的法律服务利润。截至2005年,获准在中国境内执业的外国和香港律师事务所代表处已经达到171家,其中外国律师事务所驻华代表处129家,香港律师事务所驻内地代表处42家。目前,随着我国大量优秀企业和上规模企业的上市,随着借壳上市公司重组与兼并成为近几年经济特点,以上市公司为主体的经济已经代表中国以后若干年经济结构的主体。而上市公司的运作,始终发生不断的重组、收购现象、并以大市场为背景。这种特点也必然带来中国律师业结构的调整。以上海律师为例,第一批律师如李国机等以打名气为特色,出名后有人请,这种不分专业的知名律师模式仍然是我国目前中小城市律师所采取的执业路线。第二批律师是专业化服务模式,名字与专业划等号,如朱树英的房地产业务等,这种律师执业模式多为大城市的大中型律师事务所采用。而目前,以企业收购、兼并和公司重组为特征的新一代律师执业模式已经悄然掀起(此类业务在美国早已开始),中国目前此类业务的开展主要集中在北京和上海,为它服务的律师被称为华尔街律师。2、潜在竞争是律师服务国际化的外在推动力。中国政府逐步开放国内法律服务市场后,外国律师事务所驻华代表处纷纷建立,但由于法律服务的高度专业性和地域专属性,同时考虑中国相关立法对外国律师在我国活动业务范围的限制,目前的外国律师主要是从事与本国法或国际法有关的金融、商务方面的业务,例如提供有关其本国法、国际公约和国际惯例的咨询等,而外国律师在现阶段要想就中国法律向客户提供法律服务,仍然是十分“困难”的。然而,外国律师面临的上述“困难”正随着中国法律服务市场的进一步开放而逐渐消除,在将来,当国外一些从事移民、收养、婚姻关系法律服务的民事事务所进入中国法律服务市场,尤其当他们可以就中国法律出具意见书时,就会对各个层面的中国律师形成直接的竞争,也正是这种潜在的法律服务竞争逼迫着中国律师要抓紧现有时机快速成长起来,以迎接未来国际化的竞争与挑战。三、应对法律服务国际化的策略。1、中国法律服务业在国际法律服务市场中的自身定位。根据《服务贸易总协定》第1 条和第34 条的规定,我们可以将律师服务国际化归纳为四种服务方式: 第一、境外提供方式,这种方式主要通过函件、电讯等手段提供法律服务,但律师和律师行不进入外国提供服务;第二、境外消费方式,指客户在出国后,由外国当地律师为其提供法律服务;第三、商业存在方式,指律师到外国设立相关机构,并向外国当地客户提供服务;第四、人员进入方式,指律师个人到外国向客户提供法律服务。中国律师界开拓国际法律服务市场大致包括“坐守国门”和进驻境外市场两大类。“坐守国门”包括上述的“境外提供”与“境外消费”两种方式,因此涉及不到外国律师的“市场准入”问题,且各国对此也一般不作限制,因此,较为适合在提供国际法律服务方面尚处幼稚、辅助阶段的中国律师采用。进驻境外由上述“商业存在”与“人员进入”两种方式组成,这两种方式均需通过进入他国境内提供法律服务,涉及严格意义上的“外国律师的市场准入”问题。在进驻境外方面,中国的金杜和君合走在了前列,但并非抢得了先机,因为根据他们的报告,其在美国硅谷和纽约设立的分支机构,也仅仅起一个“窗口”作用,同时将该“窗口”作为信息联络、人才培训的基地,并通过该“窗口”获得声誉上的裨益。然而这些分支机构却很难做大作强,境外市场很难拓展,主要因为:第一、像美国这样的法律服务市场已经很成熟,竞争很激烈,尤其在金融、商务领域,各个层面都已经有律师在做,而且做得很细;第二、境外律师很难融入背景相当复杂的英美法律服务市场;第三、即使对于考取美国律师资格的中国律师而言,在美国用纯熟的英语进行交流和书写文书仍然是一件难事;第四、文化差异造成了许多不必要的隔阂,这种隔阂无处不在;第五、在境外开办律师事务所成本太高,因此,就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中国律师暂时还没有能力把法律服务完全国际化。相反,对于中国市场内的国际化法律服务业务,中国律师由于在对中国法律的理解、政策的把握、人际关系的熟悉、综合的融会贯通方面较外国律师具有优势,因此, 我们目前应该充分发挥“坐守国门”的优势,逐步发展壮大之后再进驻境外市场。2、中国政府需要为中国律师“松绑”。中国按照WTO《服务贸易总协定》对法律服务行业做出的承诺,只允许外资所对国际规约、惯例以及该律所被注册执业的其它WTO成员的法律,向客户提供法律意见,不得从事中国法律事务,不得雇佣中国律师。国务院颁布的《外国律师事务所驻华代表机构管理条例》也重申了这个界线。然而事实上,上述规定并未真正阻止外国律师在暗中从事中国法律事务,无形中却严严实实的为中国现职律师戴上了“紧箍咒”。一方面,一些外国律师事务所驻华代表处在处理涉及中国法律时,通过打“擦边球”的形式实行幕后操作,即由其出具的法律意见书最终只是经中国律师事务所翻译、核实、签字,实质性工作都是由其内部的外籍律师亲手处理的,有时更干脆,直接由外籍律师向客户提供涉及我国法律的意见书,只是在结尾加上一句申明:“本所不具备解释中国法律的资格”等。其实,中国政府多虑了,真正决定律师业发展的还是市场,如上文所提及的,眼下的外国律师事务所驻华代表处还未对中国律师构成真正冲击,原因是当前进入的都是很大规模的外国律师事务所,提供的主要是金融、商务方面的非诉讼服务,在其他很多领域和层面(如民事领域)他们无法提供服务,而在他们可以提供的领域,我们在客观上也很难插足(但少数律所如金杜、君合、海问、通商、竞天公诚、大成等具有一定的竞争力),可以说,中外律师各有各的空间,互相可以填补对方的空缺市场,其彼此之间主要还是合作关系而不是竞争关系。另一方面,中国律师因为不能以律师身份被外资所聘用,因此无法接受外国律师事务所的实践培训机会,也就无法快速提高在非诉讼高端业务领域提供法律服务的技能和经验,等到可以做同样业务的时候,由于长期被排斥在非诉讼高端业务领域的大门外,又没有能力做好,没有竞争力。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日本、韩国的金融重组工作,多是由欧、美国家的律师担当主角就是一个典型的例证,这个例证带给我们的教训是深刻的,我们应该引以为戒,及时为现职中国律师松绑,允许外资所聘用中国律师,使中国律师通过参与外资所的实践快速成长起来。3、律师事务所采取的内部优化措施。(1)充分发扬团队合作精神。中国律师事务所在建设方面,多数选择了“合伙制”的模式,这是一种人合性质的模式,讲究的是一种团队合作,然而遗憾的事,大多数国内所只是挂“合伙制”之名,行“个体经营”之实,由此造成的后果是,对在某领域有专长的律师而言,与同事分享交流自己的知识和经验不一定带来个人利益,因而缺乏与所内同事协作的动力,反过来,这位律师即使有极其丰富的经验,所掌握的知识和技能也是有限的,不足以针对所有客户面临的所有问题提供高水平的法律服务,但又因为不能得到其他有专长律师的合作,而只好一边摸索一边应付。由此可见,面对国际大环境下的复杂法律问题,律师事务所内部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完善管理运作机制,调动每一位律师的积极性,充分发扬律师团队合作精神。(2)发展规模、细化分工中国律师起步晚,律师事务所规模也相对偏小,世界知名的外国律师事务所人数可达到三四千人,而中国目前最大规模的律师事务所人数不过四五百人,在法律服务国际化大背景下,非诉讼业务又是主流,因此对律师事务所的规模化有较高要求,为的是在应对各种复杂问题时,能够保证有充足的法律资源可以共享,有丰富的办案经验可以交流。事实上在西方,从事非诉讼业务的,通常也多是由大规模的律师事务所所掌控,而个人律师事务所有的只能开展诉讼业务,如英国。就目前而言,为摆脱规模小的困境,我们可以借鉴90年代初法国律师界面对外国律师事务所冲击时的经验,即运用国内重组甚至跨国联合的方式实现规模化。然而,对做好非诉讼国际法律业务的律师事务所而言,规模化只是一个前提,为提高业务水平,充分发挥规模效应,规模化还必须做到专业化,即根据法律服务市场的需要,将有专业特长的律师细分并建立专门的法律部门,集中管理,集中指导,以金杜律师事务所为例,其根据自身业务强项将律师分组为:公司组(包括外商直投部、并购部、房地产部、电信、传媒和技术部、劳动部)、融资组(包括银行部、证券部、保险部)、知识产权组(包括专利部、商标部、知识产权诉讼及法律事务部)、国际贸易与政府事务组(包括国际贸易部、反垄断部、日本部)、诉讼仲裁组(包括国际诉讼仲裁部、国内诉讼仲裁部),金杜正是凭借其准确的定位分工,做强做大,不仅成为中国第一流的综合性律师事务所,同时也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占有一席之地。(3)资深律师的传帮带。律师事务所需要的是团队合作,律师事务所整体实力的提高得益于每一位律师执业水平的不断进步,因此对于一位办理国际非诉讼业务的新手而言,迅速的提高其办案技能对律师团队的整体合作十分重要,而这些实践技能的获得不同于法学院的课堂知识,它们需要在熟悉业务的资深律师的指导下从实际办案中一点一滴的积累,通常采取的做法是,让年轻律师由初期的跟随和观摩发展到以律师助理的身份参与办案学习,使其通过资深律师的言传身教、督导批评,学会查漏补缺,逐步成为熟练掌握办案技能、了解办案传统的实践性律师。目前,中国已经将这种学徒制进行了制度化,即把经过一年的实习作为获得律师执照的前提条件,但这一制度目前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如何在这一年实习期或更长的时间内,在律师事务所内部将资深律师的传帮带很好的落到实处,以便迅速培养业务新手,全面提高律师事务所的整体服务质量。4、律师个人通过留学深造提高外语沟通能力。从事国际性的法律服务,对律师的综合能力要求很高,其中对外语(尤其是英语)的掌握对于面向国际法律服务市场的律师至关重要,很多情况下,中国的律师,本可以就中国法律向跨国公司提供同等的甚至更加优质的法律服务,但跨国公司不信任你,不给你表现的机会,原因很简单,因为语言的关系,中国律师不能用外语(包括英语、德语、日语等)直接与外商(英国人、德国人、日本人等)进行交流,使他们宁愿花大价钱去聘请国外的或香港的可以熟练运用外语的律师事务所提供服务。因此,对于有意从事国际法律服务的中国律师而言,根据自身的未来业务定位,去国外深造,过语言关,是目前提高律师自身竞争力,迎接未来国际化挑战的有效途径。以自费美国留学为例,只要获得中国法学本科文凭,并通过TOEFL考试,即可申请美国法学院1年期的LLM(法学硕士);而对于通过中国司法考试但并非法学本科毕业的中国律师来说,也只要凭本科文凭,并通过TOEFL考试和LSAT考试,即可申请美国法学院3年期的JD(法学博士)。同时,中国司法部针对国内优秀年轻律师还设有“选派青年律师赴英培训公费留学项目”,即有2年以上专职律师执业经历,年龄35岁以下,通过雅思考试的中国律师,通过申请可以有机会去英国(其中在英国10个月,在香港2个月)公费深造一年。5、国内法学教育机制的完善。法律服务国际化的竞争本质上是人才的竞争,高素质的国际化法律服务人才离不开教育的国际化,对比中西方法律教育,我们还有许多值得学习和借鉴的地方:第一、中国法学教育的本科阶段过多关注法律专业知识的灌输,却忽视知识结构的全面构建(尤其是经贸知识),而我们知道,法律服务作为社会关系的调节器首要关注的就是经济关系,因此,一位只懂法律不懂经贸知识的律师终究是不会在国际化的大潮中得心应手、游刃有余,相反,美国大学本科没有法律专业,因此,每一位攻读JD的美国人都有了本科专业的丰富背景知识,加上JD课程选择空间很大(甚至可以跨学院修得学分),美国法学院培养出来的学生相对而言是比较全面的;第二、中国的法学教育注重对法条的理解和解释,学生较为死板,没有创造性,而西方则鼓励创造性思维,美国法学院典型的“苏格拉底式”教学法培养出来的法律人才的优势在于,即使一位律师不知道所有的法律规定,但通过对有关法律进行调研后,仍然可以运用其分析技能为当事人解决实际问题。

2、金杜律师事务所的业务领域

金杜为客户提供全面的法律服务,致力于提供务实的解决方案,细致的专业分工使我们不但能为客户提供充分的法律分析,而且还能根据客户的具体情况建议可行的商业解决方案。 公司环境保护及新能源 外商直接投资 劳动法 并购 石油和天然气 境外投资 房地产 税务 医疗健康 融资收购融资 飞机和资产融资租赁 银行业务及银行业务合规性审查 “走出去项目”融资 进出口信贷业务 国际债务 / 股权重整 设立和入资中资金融机构 项目融资 房地产融资 银团贷款 保险 资本市场和证券证券发行和上市 非上市公司融资 基金 上市公司兼并收购 上市公司常年法律顾问服务 证券化和金融衍生工具 财富管理 反垄断与国际贸易反垄断及反不正当竞争 国际贸易 争议解决跨境争议解决 国内争议解决 破产、重组和清算 海事海商 海关法 知识产权知识产权法律事务 知识产权诉讼 专利 商标

3、现在国内律师事务所排名是如何?

现在国内律师事务所排名:中闻律师事务所、金杜律师事务所、天元律师事务所、尊而光律师事务所。

1、中闻律师事务所是一家提供综合性法律服务的大型律所,总部设在北京,在上海、海南、郑州、济南、南宁等地设有分所;律所注册资本3500万元,是业内注册资本规模最大的律所之一。

北京总部办公面积5000多平米,现有法律工作团队成员300多名,其中合伙人律师140多名,29个法律专业部门,4个研究机构;中闻所入选“ALB亚洲50强律所”、“ALB中国国内30强律所”、“ALB 2018年知识产权排名”前30强、“The Lawyer亚太百强律所”、“The Lawyer亚太区20所发展最快的律所”等榜单,荣获“中国PPP项目十佳律所”等称号。

2、金杜律师事务所是一家国际化大所,在业内知名,主要从事高端服务,营业收入在国内律师事务所中始终保持领先。金杜律师大多出自知名高校,有海外留学背景,律师整体素质和经验较高。

4、武汉有没有哪个几个律所做非诉业务比较好的呢?像北京有很多大所那样做公司上市、并购、投资等业务的。

金杜、中伦金通、国昊

5、律师事务所排名是怎样的?

律师事务所排名:环球律师事务所,盈科律师事务所,德恒律师事务所。

1、环球律师事务所。

环球律师事务所("环球")是1984年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批准、由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设立的、专门从事商事领域法律服务的律师事务所,是中国改革开放后最早成立的律师事务所之一,2001年初改制为合伙制受北京市司法局管理。环球连续多年被 Legal500、Asian Legal Business 和 Asia Law & Practice 等国际知名的法律评论杂志评选为中国最佳的律师事务所之一。

2、盈科律师事务所。

盈科律师事务所是一家全球化法律服务机构,盈科积极融入盈科律师事务所世界,构建全球化法律服务体系,并十分注重增进与国外律师事务所的交流与合作。引进和培养国际化的律师人才,坚持完善和发展律师事务所英语、韩语、法语、德语、日语、意大利语等多语种法律服务能力,全面提升律师事务所国际法律业务的服务能力。

3、德恒律师事务所。

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原名中国律师事务中心,为中国最大规模的合伙制律师事务所之一。德恒律师信守“德行天下,恒信自然”的理念,遵从“勤勉尽责、竭诚服务、追求公正”的宗旨,致力于为中外客户提供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形成了诚信稳健、高效务实的工作作风,得到国内外客户及社会各界的肯定和认同。

6、锦天城是红圈律所吗?

很多法学生都想去金杜、中伦、君合等红圈所,又或者是世辉、汉坤等进入了“两万元俱乐部”的顶尖精品所。

但以2017年为例,毕业的8万法学生,能进入起薪1.5W 以上的顶尖律所的不超过百人。今年毕业人数即将创新高,竞争压力可想而知。

那么,怎样才能提高自己进入红圈所的机会?常规的选择是海外留学给自己的学历背景镀金,又或者是在简历、笔试、面试等环节苦下功夫。

实际上还有一种方式,那就是积累自己的律所实习经历,尤其是和红圈所业务领域相当而业务水平相近的律所,比如锦天城。

// 想进红圈所?先进锦天城 //

提起锦天城,大多数法学生的印象是起家魔都,着眼全国的大所。

虽说没有世辉近2.5的耀眼起薪,也不像金杜、君合在各大律所排行拿奖拿到手软,但凭借大而广的业务与发展,这家公认的综合大所也成为了众多法学生能为之奋斗的理想归属。

而对于一心想去红圈所从业的同学,锦天城也是不可多得的高质量“跳板”。

有一个有趣的现象:有些背景不错但被红圈所拒了的同学,在有了锦天城实习经历之后,能够收到红圈所的笔试通知,甚至进入红圈所实习。而在锦天城工作了三两年的律师,有些也会选择跳槽到红圈所。

“锦天城经历”似乎成为了争取红圈所Offer 的加分项,这其实是有原因的。

1.红圈所重视应聘者是否具有法律实务技能

红圈所偏向于招一些已经具有法律实务技能的人,除了笔试之外,最能够直接衡量应聘者是否具备法律实务技能的就是看他有没有律所的实习经历。

如果能在锦天城具有四个月以上的实习经历,在一定程度上能够证明该应聘者已经熟悉了律所的工作流程,并且由于接触过一些实务上的工作,可预见其具备了撰写法律意见书、进行法律检索等等的技能,因而能够对工作快速上手,节省律所在这方面的时间成本。

2.红圈所重视应聘者对业务内容的熟悉度

由于红圈所的业务偏向高端化,与其他普通律所的业务内容是不一样的,因此,即使应聘者之前有律所实习经历,但如果和红圈所的业务完全不同,HR还是不会认可的。

锦天城的业务领域有公司与并购、证券与资本市场、银行与金融等等,与红圈所的业务领域与业务水平相当。因此,对于锦天城的实习经历,红圈所HR一般会比较认可。

3.红圈所重视应聘者是否能够承受巨大的工作压力

很多人只看到红圈所的高名誉高薪,却往往忽视背后的高压力。因此如果应聘者在之前的律所实习中只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HR可能会认为他承受不了强度太大的工作内容。

而高速发展中的锦天城,业务难度与数量也不比红圈所低,因此,在锦天城实习过的同学,相信已经对高强度工作有所适应,HR自然比较青睐。

当然,以上只是说明锦天城实习经历可以作为应聘红圈所的一个优势,个人在律所经历中学习的技能、个人英语能力、笔试成绩和面试水平等等同样非常重要。

7、我国有哪些权威律师?成功的案例都是什么?

黄阳,猎豹移动高级法务经理

黄阳(Ryan Huang)2008年毕业于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并分别于2009年和2011年获得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的LLM和JD学位。自2012年起,黄律师先后在中伦律师事务所和方达律师事务所工作,主要专注于跨境并购、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外商投资等业务,曾为多家高新科技企业、投资机构、医疗企业、保险公司和工业企业提供法律服务,在股权投资、兼并收购、技术许可和矿业许可领域具有丰富的项目经验。黄律师于2018年初加入猎豹移动(NYSE:CMCM),作为高级法务经理主管集团投资和资本层面的法律事务。

黄律师乐于与初入律师行业的朋友分享自己的经验,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和专业积累提高法律人对商业决策的附加价值,扩大法律人的影响力以及向更多的青年法律人展现法律的社会价值,为创造更好的法律从业环境尽一份绵薄之力。

罗睿,汉坤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罗睿律师曾就读于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和法学院,并分别于2006年和2009年获理学学士和法律硕士学位。自从事律师工作以来,罗律师曾先后在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和上海市方达(北京)律师事务所执业多年。罗律师于2015年9月加入汉坤律师事务所,现任汉坤律师事务所北京办公室合伙人。

罗睿律师主要从事知识产权诉讼及知识产权相关的反垄断争议解决业务,尤其擅长处理跨国公司客户涉及的复杂、高价值的知识产权相关纠纷。罗律师在所有的知识产权领域均具有丰富的诉讼经验,包括:专利、商标、版权、商业秘密,竞争法以及反垄断等。在近10年的执业时间里,罗律师曾代表客户在中国所有重要的知识产权管辖法院处理过大量的知识产权纠纷。凭借他对中国知识产权保护制度的深刻理解,罗律师曾为客户在最高院、北京高院、广东高院,福建高院和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的多起重大案件中取得过胜利成果。其中部分案件还被最高院、北京高院、福建高院、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评选为指导案例。同时,作为执业专利代理人,罗律师在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的专利无效程序方面也具有十分丰富的经验。

8、北京律师事务所排名是怎样的

资料依据北京市司局、北京市律师协20137月16公告
1
北京律师事务所
北京市东城区东直门南街3号华投资厦12层
2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
北京市朝阳区东四环路76号际C座6层
3
北京市银律师事务所
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路39号建外soho东区A座31层
4
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
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路7号北京财富写字楼A座40层
5
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
西城区金融街19号富凯厦B座12层
6
北京市闻律师事务所
北京市东城区东直门南街甲3号
7
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育馆内南楼
8
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
北京市海淀区北四环西路66号第三极写字楼A座16层
9
北京市君合律师事务所
北京市东城区建门北街8号华润厦20层
10
北京市伦律师事务所
建门外街甲6号SK厦36、37层
11
北京市浩东律师事务所
北京市海淀区西三环北路25号青政厦5层
12
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
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38号院2号楼民厦18层
13
北京市君泰律师事务所
北京市西城区裕民路18号北环A座103室
14
浩律师(北京)事务所
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38号泰康金融厦9层
15
北京驰洪范律师事务所
北京市朝阳区北辰东路8号汇宾厦A座六层
16
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
北京市朝阳区建门外街1号贸厦10层
17
北京市兰台律师事务所
朝阳区曙光西甲1号B-2903
18
北京市尚公律师事务所
北京市东城区东安街10号安厦三层
19
北京观韬律师事务所
北京市西城区金融街28号盈泰2号楼17层
20
北京市代九律师事务所
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街甲1号
21
北京市华泰律师事务所
北京市朝阳区东桥路甲8号尚都际511单元
22
北京市元律师事务所
北京市西城区丰盛胡同28号太平洋保险厦10层
23
北京市浩信律师事务所
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汉威厦5A1
24
北京枫凯文律师事务所
北京市西城区金融街号写字楼A座12层
25
北京市竞公诚律师事务所
北京市朝阳区建路77号华贸3号写字楼34层
26
北京市京都律师事务所
北京市朝阳区景华南街5号远洋光华际厦C座23层
27北京市易行律师事务所
朝阳区仟村商务楼A座1205室
28
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
北京市朝阳区建外街21号北京际俱乐部188室
29
北京市百瑞律师事务所
北京市海淀区蓝靛厂金源代购物B区2号楼B座6F
30
北京市通商律师事务所
北京市朝阳区建门外街甲12号新华保险厦6层
摘自北京市司局、北京市律师协20137月16公告